《设计》杂志专访:IDC流程驱动产品化设计(上)

设计杂志一月刊下

2016年年末,英国IDC总部董事总经理Stephen Knowles前来中国公司进行项目支持,并借此机会接受了《设计》杂志专访。专访中,他分别从公司角度,就项目的执行与推进;从设计研发角度,就具体的设计方法进行了观点的分享。今天将分享第一部分。

设计:在质量体系方面,IDC强调自己遵循ISO9001和ISO13485质量认证体系,这套体系在国外设计咨询公司中采用的普遍吗?

其实在国外,13485认证也只是少数的一些设计机构才拥有的质量体系资质。首先它是医疗行业中非常专业的质量体系标准,要真正拿到这样的标准,需要企业进行很大的投入,像流程和质量体系管理的投入都非常大。作为设计公司来讲,我们的投入是非常大的。但是有了这样的质量体系的标准,就可以帮助我们研发包括三类医疗设备在内的产品。据我们自己理解,国内应该还没有设计公司拥有13485的医疗认证,好像也很少有设计机构拥有ISO9001的认证。

设计:IDC的四大设计原则写的是“用心、专注、创新、简化”,为什么这么简单?

我们在IDC一直推崇一种非常实际的工作文化,因为,任何的设计与研发,最重要的都是一款可投产的产品。对于企业来说,其最终目的也是实现商业成功。因此我们讲到的这几点,仅仅是追本溯源;

创新是要实现的最基本的原则,在设计研发,甚至做内部管理,我们都在考虑是否具有创新的要素在内。

专注很重要,在设计研发里面,我们的项目从最短的半年,到一年以上的时间,如果不够专注,将很可能在一年后的工作中忘掉了最初的设计初衷。

用心也非常重要,从产品设计的角度讲,如果不用心去关心正在研发的产品和其最终的用户,那么最终的产品将不具备情感因素,它将不会是一个最好的产品。

说到简化,设计一个复杂的产品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如果能够把产品使用的过程简化,通过相对简单的设计结构实现,以控制生产成本,为何不去那么做呢?

因此这几点是非常基本的,指导我们工作的原则,同时对于我们实现工作的质量非常重要。


    IDC产品化采访首页


    设计:公司在同一时期内进行的项目,在数量上是不是有一定的限制,一年大概多少个?

    在中国,医疗设备的设计研发相对来说复杂程度比较高,我们对数量是有严格控制的,一年的项目大概是5到6个左右同时进行,国外的团队大概是我们的一倍左右。

    在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如果我们觉得我们的团队不能够再承接新的项目,我们会非常明确的和企业沟通,因为这样是对企业负责的态度。否则,一方面会给团队带来太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无法保证产品的设计质量。

    设计:医疗产品的开发是IDC最主要的业务,那么涉及专业领域的技术、标准、临床实践等问题,IDC是如何解决的?是否会聘请外脑?又是如何与医院合作的?

    医疗产品的研发在中国是我们主要的业务,英国也基本上占到一半。

    IDC的团队是一个综合体,我们以一个综合的技能和经验去开发包括专利、技术与量产几个角度的内容,法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IDC本身自己也会做法规方面的工作,因此,分析标准,并建立产品要求及用户要求文件两个非常重要的法规文档,另外还包括项目过程中的风险分析和测试。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综合流程呢?因为开发一款三类医疗设备,不可能不涉及到法规,设计团队也只做设计不进行风险分析,因此在IDC的工作中,我们将法规和设计工作编织在一起,而非各自独立。 在开发不同医疗设备的过程中,医学知识和临床知识一般来自两个方向,一个是企业,还有一个就是那些经验丰富的医生,即医学专家。

    IDC在项目的过程中有不同的方式汲取这样的经验,项目开始的初期,我们会进行大量的研究,包括:医院研究,医生手术过程的研究,产品使用和产品环境的研究,甚至不少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每一期产品的试验与评审,我们都会邀请专家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这不是非常简单的过程,因为医生有自己的主业,企业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说设计是一个天马行空的过程,我们并不认同,设计研发是包含诸多限制,要求各方面经验结合的过程,尤其是在医疗领域。

    未完待续,请在下一篇了解采访更多信息。

    9 March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