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场对“美”的探索吧!

作为一名资深的设计工程师,Mike带来的Inspire Session是一个颇具探索性的话题:

什么是美? 美是主观的还是它其实具有普世性?产品设计中的美是什么?我们又如何去体现?在研发、设计过那么多的产品后,我们不妨来一场探索。

什么是美?恐怕这本身就是个很复杂的问题,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认为的“美”的事物是如此的多元,似乎我们很难用一个解释就说清楚所有这些事物中存在的“美”。也因此很多人认为美是观者的主观感受。

你看,1986年建筑师罗杰斯设计的劳埃德大楼(Lloyd’s Building),有些人觉得它很美,像从一台引擎上取下的巨大凸轮轴,体现了高度发达的工业化水平所赋予的新形象;而也有人觉得它极不协调。你觉得呢?


trend


或者说,如一些学院派的人所推崇的,美存在于处在文化环境中的观者的眼中,人们的文化决定了统一的审美品味。然而,贝多芬在日本受到推崇、秘鲁人喜爱日本木版画,这些艺术如此不同,但却包含着跨越文化的审美愉悦和审美价值。我们如何解释这一现象呢?

研究艺术与审美哲学的丹尼斯·达顿尽管确信任何强烈和令人愉悦的美的体验属于我们进化之后的人类的心理的一部分,但他仍认为我们现有的艺术和审美品味在达尔文的进化论中已经得以构建。

根据达尔文主义的美的理论,人类在进化、适应过程中,美的体验是进化用来激发和维持兴趣、魅力甚至是痴迷的方式之一,是为了鼓励人类做出最利于生存和繁衍的决策,并通过我们在艺术娱乐的创作与享受中将其延伸并强化。

一百四十万年前,直立人就开始打磨大量的水滴形是手斧,它们拥有对称优雅的形状、引人注意的材料和精细的做工,研究表明古人并不将它们用来屠宰动物,而是随着人类的进化它已转化为迷人的审美对象。


trend4


就像达尔文理论所说的适应性信号,手斧也成了一种象征个人魅力、能博取异性喜欢的信物。不仅是看上去的美,这些制作精良的手斧亦表明了制作者富有魅力的个人品质:智力、精细的动作控制、规划能力、责任心、有时还是能得到稀有材料的能力。这样的技巧提供了制作者的地位并比那些能力差的人赢得了更多繁衍后代的优势。

这种古人的基本品质保留在了我们审美的渴望中:我们在技巧性表现中发现美。从拉斯科洞窟到罗浮宫,人类对艺术中的精湛技巧有种自发的永恒的欣赏。

所以到了产品设计中,美是什么?我们认为的好的、美的产品,不仅限于它感官的美感,而是产品背后设计的巧妙、实现的难度、精湛的工艺、创新性的技术等等,理解产品之所以形成的过程中的复杂与难度让我们会对美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和定义。

Ross Lovegrove设计的TyNant矿泉水瓶很美。凹凸流动的曲线塑造了它雕塑的美感,当瓶子注入水后通过水的折射又能使瓶身表现出让人神往的自然形态。但它的美并不在于它看上去的美,而是背后代表的巧妙的设计、复杂的成形工艺等一系列环节的结合。


trend


设计的简洁、工艺的精良让莱卡T型相机机壳这一单独的部件就呈现出了美感。


trend


帆布与木结构形成的舒适感和弹性、巧妙的设计、优雅美丽的曲线,这些令宜家的Poang椅子在推出40年后依然广受欢迎。

苹果设计的Mac Pro电脑外观简单、内部结构紧凑、突破了传统电脑的内部结构,十分具有创新性。

也许,到此,对于美的探索还远未结束,但不得不承认,美有主观感受的存在,也是多元的。我们希望人们在欣赏或捕捉产品的美时,不仅仅感知它表面的美,而是更多地认知它背后更思想、精湛的工艺等等这些更深层次的美。

7 September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