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C Inspire Session: 超人类主义

  如果让地球上所有物种比赛在给定距离下,率先从起点到达终点,你觉得人类会排第几名?

  根据人类学家的有趣实验:依靠自身能力,人类的排名在倒数的某个位置,但借助自行车,人类能跃升至第一。

这一次,英国IDC资深设计工程师James Coleman以Man with a bicycle为题,给大家分享了一份精彩纷呈的科技大餐,展示了人类不断跨越自然束缚,并以创新驱动力战胜自然,为自身赢得优势的生动案例。

  James Coleman: 英国IDC资深设计工程师,整合创新负责人 毕业于英国著名的拉夫堡大学Industrial Design & Technology 专业,James在设计工程领域有着长达15年的工作经验,并跟随参与多款产品从初步概念研发至前期投产的全过程,多项发明专利有其署名。

  他热爱探索自然中的智慧机构,对仿生学颇有研究。同时,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尤其在攀岩领域,不仅探索出诸多新路线,甚至创建了能够确保安全的独立登山方式。

  辅助我们前行:登山装备的发展见证了人类“勇攀高峰”的志向


153-4042085-old-tools.jpg


  当别人问及伟大的探险家、著名登山家乔治·马洛里为什么想攀登世界最高峰时,马洛里答道:“因为山在那里。”的确,自然界对人类的吸引力蕴藏在大千世界的形色之中,从未止息。然而在登山运动发端的前几十年,对于新路线及险境的探索之心却受限于尚未成熟的装备之中。

  在随后的岁月里,随着此项运动受到全球爱好者的关注,装备的成熟也越发迅速。

  它们的进步将不仅能够保护登山者,也造就了更多可能性:新路线、新高度,乃至新区域。绳索变得更具弹性,在登山者不慎落空、悬垂之时,它们减轻了传统绳索拉扯带来的痛感;护具从腰部和腿部三处提升了助力,节省攀岩者的力量使用;攀登鞋融入更多人机工学,以新材料与形态应用使得鞋子更加轻巧,令人们能够在更多细小和危险的受力点支撑,也更好地抓地,它们都体现了人们不断“走向更高”的决心与努力。

  凸轮将是不得不提的重要工具,它能够将绳索固定在楔形结构的细槽中。过去,如果山体垂直程度很高,但没有易于抓握和踩踏的凸石,即使有楔形槽,登山者仍然无法利用进行攀登。但凸轮的发明,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自然的制约,从而帮助人们向更大范围的挑战进发。




  挑战自然的愿景,是身体受损也无以阻挡的,恶略的条件甚至将成为逾越障碍更大的动力。

  完整我们自身:“人类永远不会残缺,残缺的是现有的技术。”

  这是来自MIT教授Hugh Herr挑战自然的故事。

  作为名副其实的登山爱好者,Hugh Herr在一次登山事故中遇到雪崩,双腿冻伤组织损伤而被迫截肢。彼时他正是带着这样的信念,努力多年与MIT实验室中的团队成员创建了先进和堪称完善的仿生义肢系统。

  它们如何与人体相接?每个仿生义肢带有三个极端接口:机械接口实现腿部与义肢的物理连接;动态接口充当义肢部分骨骼与肉的功能;电子接口与人体的神经系统相连,实现感知的传递。真正的接触部分通过人造皮肤实现,这种人造皮肤会根据运动的需求进行刚性、柔性的转换与精细调节,其设计基于合规原理,依托严密分析人体腿部每一点受力生成的数据模型而来。




  穿戴上它们,佩戴者甚至可以优化运动行为,增强既定的运动能力,包括登山、舞蹈、在严苛地面跑动等,提升人体的可塑造性。


153-4042090-athleltes.jpg


  类似的系统还在不同的实验室中亦如火如荼的发展迭代,并针对不同的具体需求进行着特殊定制式的实现。它的出现使得那些肢体有所缺失的人们从缺失能力的消极面转向更为灵活、自由的积极面,并锻造了生命的新长度。

  实现人类力量的拓展:“机器人会继承这个世界吗?是的,作为我们的孩子。”


153-4042091-part-3.jpg


  而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也许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现代科技在分秒之间的进步,也一定想不到科技变化实现了如此巨大的发展:现在的智能手机拥有比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1969年将宇航员送上宇宙时候更强的计算能力;索尼play station比1997年IBM超级电脑强大了150倍;新一代IPhone比6年前第一台的它强大了40倍以上。

  科技以分秒为单位,在变得更好、更快、更小巧且更强大,其物理尺寸在每十年会缩小100倍以上。基于摩尔定律,科技的进步按照幂次方进行。这意味着,曾经需要填满整个写字楼的设备,如今可以如同手掌般大小;如今的电脑,有一天将微如细胞,但无疑会更加智能。 比如:

  虚拟现实:通过几亿个设立在人周围的镜头实现的独立人脸肌肉解读科技,已能够培训机器了解人类表情与情感。这将是一种改善自闭症的潜在解决方案,例如利用机器人通过创建合成表情来干预人类的消极情感。

  可穿戴:将传感器植入我们的首饰、服装甚至皮下,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具连接性,甚至制成可进入人体的药丸,实时监测体征系统,运用无线技术传输给你的医生。它已通过了FDA认证并投放到医疗市场。

  植入记忆:MIT的科学家已经成功将记忆植入老鼠脑内,这种科技包括提取记忆与擦除记忆,并确保对记忆的操作,对其他记忆产生最小程度的影响。假以时日,它将能够作为一些神经性疾病的解决方案出现在医疗产业。

  这些科技的迭代,对于大部分人似乎将我们带向陌生的虚拟世界,但它们已经深植我们下一代的意识之中,也连接着未来。未来还有很多值得期待,人类的潜力还尚未到达顶点,那将是一个只有想象不到,没有无法实现的世界。

更多IDC Inspire Session分享

IDC Inspire Session: 超人类主义

IDC Inspire Session: 超人类主义


  22 February 2017